给予警告或者严重捧腹网每日动漫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

摘要:漏掉一个小数点虚增几百平方米,竟无人发现—— 履职走形式 审核变“背书” 本报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王建军 工作


  漏掉一个小数点虚增几百平方米,竟无人发现——

  履职走形式 审核变“背书”

  本报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王建军

  工作不用心、走过场,漏掉一个小数点,监督、审核过程也全面失守。在湖南省衡阳市,4名党员干部因征地拆迁过程中不认真履职被处分追责。 ?

  6月10日,湖南省衡阳市纪委监委通报了1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典型案例。该市珠晖区酃湖乡已退休工作人员尹仲篪在计算当地上托小学项目摸底房屋面积时,将摸底平面图上的踏步长度“7.7米”写成了“77米”,导致陈某足房屋摸底面积虚增359.725平方米;区财政局财评中心工作人员颜一平不认真履行职责,没有全程参与摸底监督,监督工作流于形式,没有及时发现错误数据;时任珠晖区就业局工会主席李进军,时任珠晖区教文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刘加意不认真履行职责,未到陈某足房屋现场核实房屋面积、装修及附属设施等情况,审核把关不到位,没有发现房屋面积、结构、性质不实以及补偿协议中附属设施登记表、装修资料不符合事实等问题,造成国家资金损失共计247.74万元。

  本应严谨规范的征地拆迁工作,却在“小数点”上失守,多人因踩了纪律红线被处分。

  不做核实,漏掉小数点犯下低级错误

  2015年7月中旬,湖南省衡阳市珠晖区上托小学项目启动征地拆迁工作,并于8月份开始对红线内房屋等进行现场摸底。有着11年重点项目工作经验的尹仲篪负责该项目中的房屋绘图和测算工作。

  在摸底工作启动前,区项目指挥部对工作人员进行了培训,传达项目执行的相关文件。工作经验丰富的尹仲篪,在培训时还负责为其他工作人员授课,指导工作人员绘制房屋平面图、计算房屋面积。在授课过程中,他还特别提到在与老百姓谈合同时,一定要到现场对房屋面积等进行复核。

  然而,在接下来的摸底工作中,他却没能够严格要求自己,反而忽视了自己反复强调过的原则,让自己成为了反面教材。

  在摸底工作结束后为尽快向区里汇报情况,工作人员分成两组对摸底房屋进行测算。鉴于尹仲篪在摸底工作中负责绘图,看图快,该组负责人安排他来列计算公式,其他人根据尹仲篪所列的公式直接计算结果后录入电脑汇总。陈某足房屋面积、附属设施属于尹仲篪所在的工作组负责,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尹仲篪因过分自信,不仔细核实,在数据中漏掉了一个小数点,致使陈某足房屋摸底面积虚增359.725平方米。最终导致区项目指挥部按照出错的面积数据支付了陈某足房屋补偿款。

  “我从事过多年的重点项目工作,对自己很有信心。”在接受审查时尹仲篪这样解释。根据平面图列计算公式后,尹仲篪没有意识到自己误将踏步长度7.7米写成了77米,且77米踏步长度是显而易见的错误,但尹仲篪没有对自己列的计算公式进行验证,也没有向绘图工作人员核实,更没有到房屋现场去核实。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之差,反映的是他工作不认真走过场的心态。

  “我也没有想过要去现场核实,反正拆迁时肯定会有人去重新上门核实。”在审查谈话中尹仲篪吐露了自己的想法。

  任性失责,监督成摆设

  在摸底过程中,为加强数据把关,避免多算、错算、漏算,区项目指挥部专门安排区财政局财评中心工作人员颜一平全程参与摸底现场监督和数据把关,而他又是怎么样全程监督的呢?

  2016年8月颜一平接到通知,参加上托小学项目摸底过程中的监督工作。摸底前,区、乡两级指挥部全体工作人员开了碰头会,对工作进行安排部署,将工作人员按区域进行分组,颜一平没有具体分配到组,而是主要负责监督各摸底小组工作。

  “征地拆迁不是我们财评中心的事。”在工作任务下达后,颜一平的一句话暴露了他当时的想法,花呗取现唐朝安全快速,也成为其后面任性失责的根源。

  在随后展开的摸底工作中,颜一平跟着各摸底小组开展监督工作,但在摸底进行到第三、四户的时候,却因为一件事让其不顾自己监督职责“不辞而别”。

  “当天我到摸底现场看了上托小学新址两边和对面的房屋,在摸底开始后不久,我跟现场拉尺量房的教育局老师提出‘要把尺拉紧,把数量准确’。他们没有听我的,还发生了争执,老百姓也对我有意见。发生矛盾后我继续跟着他们一起现场测量摸底,下午5点钟左右,工作还没有结束,我就准备开车离开了,走的时候我跟同行工作人员说,摸底的办事员、居民对我有敌意,我提的建议他们都不采纳。监督不了,我不参加上托小学项目征地拆迁摸底了。”颜一平在接受调查时交代。

  “不行,你还是要来,你作为评审工作人员还是应该全程参与监督。”同行工作人员劝解道。


本文地址:/roll/20190727/2360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